狂悖(兄妹骨科)
哨诗狂悖(兄妹骨科)
兄妹骨科,双向暗恋拌嘴越多感情越好终究是我最懂你
甜蜜陷阱之在劫难逃
还没睡醒甜蜜陷阱之在劫难逃
妈的,遇到个变态,急匆匆跑进厕所不拉屎,居然压着老子玩“铁柱磨针”。 不过我也不是什么正常人,该操操,该爽爽,该提上裤子不认人时,不带回头的。 多年以后南符想到这个画面,依旧觉得尘妄有病,有大病。 不过到点了,该去公司将人带回来了,南符脱下湿透了的内裤,从衣柜中拿出一条西装裤穿上。 过于贴身的布料将他的臀部展现的淋漓尽致,他本人倒是毫不在意的套上一件偏大的西装外套。路过鞋柜时,还不忘将口袋的套套扔回去。 吃肉提示! 1,无纲,但he。走向未知,且更新不定。 2,实力有限,改文也有可能出现差错,要是哪里有错别字或其它错误欢迎指正。【感谢包容】 3,后期可能有些狗血,至于哪里狗血,等我写到哪里再说!! 【感谢观看,感谢关注,感谢收藏,感谢评论。】
烟华流年尸块(高干)
葡萄子藤烟华流年尸块(高干)
全文存稿,放心入坑,剧情全免 微博、公众号、爱发电:葡萄子藤,全部完结文(含本文)已上线 长京消亡史 唐前姐的朋友圈之 她说他不在乎 原予的记事本: 292年,长柏中学 300年,京阳大学 303年,小肥羊火锅店 305年,傣月山 阳谷青山客栈背靠深山,黑夜一道光从头顶照下 绿咕噜村的湖边有人被冲散在人群中 小白楼三楼露台上能看到长西宫漫天烟花的全貌 京阳新落地的观音像全城人都来朝拜 月湾老屋银杏树百年长面弥勒佛,她从窗台走过时从不抬头 “你不抱抱佛脚?” “我没什么愿望。” 京阳的夜晚从来不应该用纸醉金迷来形容,它是红墙老院子里隔着几条街就能看到的红灯笼,照着毛绒绒的雪花,深巷子里青灰的墙,来来往往多少雪,几代人飘摇,只有红灯笼如旧,想伸手去抓,却永远隔着几条街,美人练就一身本领不怕行人眼光的在红墙下凹造型拍照。 言家的红墙里从不缺美人 墙内外都是潜龙卧虎 如果用一句话形容她这些年,那是她离开月湾时听到的一句歌词, “半遮半掩半慌忙,半推半就半风光,半梦半醒才算不枉” 但她更喜欢老戏馆里编得新戏, “要问盛世长京爱恨情仇何处寻,红墙碧瓦,三千公子,芳琮阑阁,有仙姬” “我看不清太多,也听不见。”
创世小师妹
冰块牛奶创世小师妹
不行。 她不能死。 她这么优秀的人,她的血脉不传下去,就太可惜了。 季音痛苦地在荒芜的大地上打了个滚,不甘心地继续爬,她要爬边整个星球,要找到能帮她传承血脉的生物。
衔山雀
北北大魔王衔山雀
受尽折磨的雀鸟终于逃出牢笼,本以为重获新生,没成想到自始至终都身处枷锁之中…… 年幼的江雀被林衔月所救,收作徒弟,调教成一把为他所用的刀。 亲情,友情,爱情,逐渐拥有却又突然失去。 “我本来就是个疯子。” “是你先招惹我的。我的,好师父。”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师徒年下,攻前期纯情鸡崽后期黑化强制爱
清冷师尊不为人知的故事(女攻GB)
诺亚清冷师尊不为人知的故事(女攻GB)
曾经高高在上的仙尊季卿尘一朝走火入魔,被师弟下药改造,沦为人人可上的贱母狗,被全世界抛弃的他只有她能接受。 男主本身非双性,药物改造 1v1双性清冷师尊×真杀人不眨眼女魔头 排雷?? 男抹布,男生子产奶大肚(孩子未知是谁的),女无大jj 不喜欢不要看,个人xp,男主从始至终都没有雌堕(指心理上) 男主中期人间副本会女装扮女主的妻子
月难凉
夏大雨月难凉
祁凉月失忆了, 混沌迷茫的他脑子里只记得一个名字:淮渊。 他等着,盼着,死死不肯忘这两个字, 直到有一天,他得知自己心心念念的淮渊,就是面前这个日日夜夜将他按在身下糟践的人。 陆临川 & 祁凉月 第一人称, 古风架空,同性可婚背。 有点虐,差点换攻。
分手后前男友把我花芯肏软
吻住做下核酸分手后前男友把我花芯肏软
推荐自己的新文:(求收藏求推荐) 《我的老师姐夫总拿鸡巴鞭策我》 简介如下: 宋筝喜欢上了自己的老师,打算暗戳戳地勾引他,最终成功地夜夜躺在男人身下挨肏摸奶。 后来突然发现,包养自己的男人竟然是自己的姐夫! 她的姐夫竟然在他和姐姐的婚礼上肏她,还说要继续包养她? 她被姐夫教会了小穴含鸡巴拿奶子夹着笔写试卷? 拿奶头当笔蘸墨水在卷子上写东西? 在办公室里小穴贪吃吞姐夫的钢笔? 学校赤身裸体被姐夫摁在电线杆上肏穴? 教室里塞跳蛋上黑板写题,写错被叫到办公室戒尺打奶子和骚穴? 写对题才能被大鸡巴捅一捅流水的骚穴? 被摁在暗恋对象的桌子上肏穴,水流进了他的桌兜里? 和姐姐奶子对奶子骚穴对骚穴给姐夫当摄影模特? 光着身子被姐夫人体彩绘出门上学? 校服剪破漏出了奶子方便给老师吸奶? 小姨子年少单纯一步一步沉沦在姐夫赐予她的性爱之中无法自拔。 最后竟才知道,原来她竟然是姐夫的猎物。 本书简介如下: (乱伦+1v2+露出+调教+dirtytalk) 春晓和男友分手后躲了三年,没想到一朝家中失火,竟被自己的消防员前男友给救了,从此和前男友待着的所有地方都成了肏逼的场所。 “我喜欢老头,不喜欢你这种年轻小伙。”春晓躺在宋时的身下,被捣得媚眼迷离,呻吟不断。 宋时因为激烈地肏干,汗珠从头上滚落,直掉到春晓的奶尖上,色情的很,宋时被勾得俯身下去一口嘬住了春晓被吸的红肿的骚奶尖,使劲吮吸了一口,道:“老头能给的了你这骚货想要的性福?骚逼这么馋,不多让我这肉棒给你捅一捅怎么过瘾,嗯?” 尾调上扬,像小勾子一样勾得春晓心里发痒,逼猛的流出一大股水。

好看的科幻最近更新列表